资讯中心

电话: 0477-8394929
邮箱: ordoswh123@163.com
网址:www.ordoswh.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产业资讯
文旅三方观察丨阵痛之后 民营舞团的“新生”还有多久
时间:2022-05-13 17:33    浏览:45次

疫情多点散发,迫使很多线下演出不得不延期甚至取消。这样的被动局面,进一步激化并放大了民营舞团当前所遭遇的生存困境。

在4·29日世界舞蹈日这天,北京现代舞团将当日原本要在吉祥大戏院上演却又被迫取消的经典剧目《三更雨·愿》以抖音直播的方式呈献万千网友。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在直播演出之前,北京现代舞团艺术总监高艳津子和团队用了三个小时的时间开会讨论当下舞团去留问题,最终,没有人选择离开。这也使得这样一台没有舞台布景和灯光的演出显得尤为悲壮、有力。

也就是在前一天,陶身体剧场宣布计划解散舞团,舞蹈家杨丽萍宣布解散“云南映像”团队。面对当前的生存困境,此时两大建团逾十年的顶尖舞团做出的无奈之举,让业内倍感痛惜。

“五一”凌晨,舞蹈家金星微博感言,“坚持是一辈子的事情,放弃只是一句话的事!”舞团已进入舞5G时代......

在疫情的倒逼之下,线下常态化演出充满不确定性,这是否预示着,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一个关于舞蹈的新时代已悄然拉开序幕?

遭遇困境

根据前不久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2021全国演出市场年度报告》,2021年演出市场经济规模共335.85亿元,与2019年同比降低了41.31%。其中全国舞蹈演出总场次4100场,票房总收入5.65亿元。今年一季度,全国演出场次较2021年同期降低25%以上,票房收入降低35%以上。如今,艺术团体的生存状态不难想象。

相对于国有院团而言,民营独立团体抗风险能力更弱。

对于“陶身体”而言,一直以来,演出尤其是国际巡演占据舞团运营很大比重,受近3年疫情影响,国际巡演、国内演出接连取消,从2021年底,舞团就已开始就处于负运营的状态,而类似开设舞蹈课堂、创立时装品牌DNTY、做快闪店等自救之举,其收效也只是杯水车薪。

同样,对《云南映象》这类依赖常规演出的剧目而言,疫情之下,更是遍体鳞伤。加之舞团人数较多,反脆弱性更差。据云南文化2021年财报,2021年《云南映象》巡演27场,收入398万元,定点演出148场,收入362万元,营业成本同比增加420.35%,毛利率为-219.89%。查阅2020年年报,受新冠疫情影响,当年《云南映象》定点演出在2月至7月间停演,处于亏损状态。

当代舞蹈艺术家赵梁表示,疫情的暂停键一停就是三年,失去了太多创作和演出的机会,很多行业里的朋友或转行或放弃。希望政府能够给予独立舞团更多的生存空间与土壤。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官方微博此前亦发文声称,疫情的影响波及整个文化领域,进一步恶化了作者和创作者的处境,建议制定公共政策为文化专业人员提供更强有力的经济和社会保护,对在线平台的收入进行更公平的分配。

寻求新生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移步线上,成为大多数舞团自救的选择。除公益直播外,各舞团陆续推出了形式多样的在线培训课程。

为维持舞团运营,今年3月底,高艳津子开始尝试抖音直播。每周三、周五的晚上8点,高艳津子都会现身直播间,在线示范、指导零基础的舞蹈爱好者如何打开身体。为了让更多人感受现代舞蹈的乐趣,周六还会直播儿童、老人、家庭如何一起起舞。

这期间,北京现代舞团的舞者和高艳津子先后推出《与舞者共舞》《云动十分》等在线培训课程,谢欣舞蹈剧场开设了XDT·E 云享课堂,亚彬舞影工作室也开启了“身体超能量”线上舞蹈直播课。

但在线教育培训对于舞者而言,终究只是过渡。无论是舞团还是舞者都在尝试更多可能,探寻更多的跨界生长空间。

高艳津子曾表示,这么多年一直排斥商业,现在知道原来自己想错了。艺术和商业并不矛盾,最高级的商业也是艺术。舞团已经意识到要全面提升商业运作能力,除了传统剧场,如何充分使用线上平台和空间,是全团要一起去学习的。如今,北京现代舞团的成员纷纷跨界,行政人员和音乐总监成了线上平台运营高手,助理化身专业的视频拍摄和剪辑师,舞者也成了线上课堂的老师或班主任。

转型之机

不知不觉,上海金星舞蹈团已迎来建团20周年。今年因为上海疫情,原本要在北京、上海的两场演出也被迫取消。此前,为维持舞团运营,舞蹈家金星带领团队直播卖货,一度引发争议。但在常态化疫情防控之下,开启副业创收未尝不是自保求生的无奈之举。

曾有网友表示,尽管线下消费体验无可替代,但随着社交短视频、网络直播时代的到来,加之疫情防控随之而来的诸多不确定性,传统演出模式日渐脱轨,舞团或许也应与时俱进。事实上,自疫情开始以来,各地文艺院团已纷纷试水在线直播、云演艺,但成熟的商业模式还有待进一步探索。

2021年6月,文旅部等六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支持民营文艺表演团体改革发展的实施意见》,其中提到,“推动民营文艺表演团体走线上线下融合、演出演播并举之路,培育发展线上演播业态,探索实践新商业模式,加强与互联网平台合作,提高线上生产、传播、营销能力”。

4月26日,作为去舞台化的一种尝试,杨丽萍的生肖系列舞蹈艺术片《虎啸图》在优酷视频与爱奇艺纪录片频道上线,“今年是虎年,我拍摄了生肖系列舞蹈艺术片《虎啸图》,其实我是想用另外的一种艺术形式在没有舞台的情况下找到一种可能性。借助高科技的网络手段进行传播,这是一个‘新物种’,希望它能给大家带来新体验和新思考。”在接受采访时,杨丽萍这样谈到。据悉,在《虎啸图》上线的第二天,《虎啸图·虎神舞神》3D互动数字艺术品首次发行。

困境求生,进入金星所说的舞5G时代,民营舞团势必要经历转型阵痛之后,方可实现涅槃重生。而类似《虎啸图》这样的新物种,未来也将有更多。

据悉,这个五月,北京现代舞团还将推出在费家村排练大厅的最后一部作品《行走的云》。届时,这部云端作品将以线上方式呈现给观众。高艳津子表示,这部剧永远不会结束,观众的参与,本身就是这部作品的一部分。

惟愿两大舞团暂时的解散只是舞团在当下推出的一个特殊的“作品”,希望如候鸟归乡,暂时离开舞台的舞者终将重新回归舞台。如青年舞蹈家黎星曾提到的一样,“这个时代的舞台弥足珍贵,奢侈而浪漫,也正因浪漫而奢侈,继续舞蹈是面对它最好的方式。”

运营机构:鄂尔多斯国家级文化和科技融合示范基地管委会

Email:ordoswh123@163.com 服务电话:0477-8394929

Copyright © 2015-2021ordosw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创意草原 版权所有 蒙ICP备2021002117号-1